今天是:
电脑访问:国产a视频在线亚洲视频 PC端 | 手机访问:国产a视频在线亚洲视频 手机端
友情链接:

发展指导
NEW
主页 > 教育教学 > 发展指导 > 正文

帆人说||立冬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时间:2020-11-10 09:05 |来源: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 |作者:ershisiteacher |点击:
冬 立 文/伊思翰 又一张草算纸在我的手里被揉成一团,字写得黑匝匝的、密麻麻的,像秦王扫六合的百万雄兵,威严列阵在我的乱蚁之心。手一松,无力瘫在椅背上,纸团翩然而落。似窗外的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hYs1FicM1ZdiclQHDwxibibFFRnUtFXZD64Zgw8HaaAJIOZXRPZGhTt3oA/640?wx_fmt=png

 

·

 

文/伊思翰
 

   又一张草算纸在我的手里被揉成一团,字写得黑匝匝的、密麻麻的,像秦王扫六合的百万雄兵,威严列阵在我的乱蚁之心。手一松,无力瘫在椅背上,纸团翩然而落。似窗外的残风,扫走了秋日的最后一枚落叶,不管我喜不喜欢,强塞给我一场立冬。非乍起,非渐进,非凄怆,非严寒,亦非煦暖。今年的冬天仿佛一直都在,无所谓立与不立,毕竟手脚的冰凉已成难以阻碍的常态,眼中的六月飞雪也不只是窦娥的冤诉。说本无四季,唯有冬的不同,或许也未尝不可。万类霜天竞自由,霜天如斯。
 

百舸

 

   初来廿四,是谁都会有那么一丝丝不适应。或许能把自己的影子藏在光芒背后,可真实的影子却无法对寂寥的黑夜撒谎。褪去上帝的圣衣,再从头走一段从白丁到鸿儒的路,承认,不太简单。皆是棋逢对手,遇将无不良才,得学会放下。张爱玲说:失去比从未拥有更让人揪心,因为它多了一个过程叫曾经。放下自己曾经的一切,我们只是冬日里新生的婴儿。人总是小心眼的,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丰收的硕果,再回望自己仅有的一根枯藤,或许还有一次次徘徊、怅惘、自我否定、鹑衣百结,确实不太能让自己开心。但至少,我们还能用它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:相信未来。和初中一位同来廿四的挚友聊天,彼时他已是数竞的省一大佬,跟他说尽了赞美与崇拜之意后,他却认真地跟我说,你也很厉害的啊,我相信明年咱们就一块进省队了。我像个孩子似的问他:真的?他也像个孩子似的用力点点头,白白的脸映在白白的太阳下,十分可爱。生活多有趣啊,你以为自己潇洒霸气,在别人眼里也许只是儿戏;你以为自己一文不值,在别人眼里或许活成了诗。期中也考完了,不知道自己考得怎样,但且苦笑着用尽人事听天命弱弱地安慰自己。佳也罢,衰也罢,领航也罢,拖尾也罢,百舸争流的洪涛里,请别质疑自己破冰斩浪的能力。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我们始终是我们。清风拂山冈,明月照大江,吾帆为一。
 

暖阳

 

   晚秋的风席卷操场,像一通闷鼓,提醒着教室里的同学,似溪云初起,如壮士一去。我看着表,对这后座的兄弟打了个手势,他会意地点点头跟上我,连带着七八个男生一齐溜出了教室。我们轻手轻脚地溜下楼梯,脚步声空空地回响在寂静之中。再一次看着表,像得到追捧多年的宝物般欣慰地笑笑。还有三十秒,我轻轻地说,身后哥儿们脸上耀映出紧张而兴奋的红光。我也说不清我们像特工还是像狼群,是执行任务还是蟒蛇出洞,总之是一顿左顾右盼、蹑手蹑脚、匍匐龟行,总算挪移到了教学楼的门口,心里默念着:…”一股富有冬味的风狠狠地吹来,枯叶像被撕碎的故事,在直透云霄的寒凉里不知所措。天空中的暖阳却从不知何方的远方挣脱出来,像新生的少年一样英气勃勃,像诺日朗的日潮一样欣喜若狂。一对人马訇然冲出教学楼,把干裂的大地踏得咣咣直震,像野马之脱缰、猎豹之飞驰、运动员之疾奔,伴随着钟声敲响十二点的第一下,发出了一声胜利的嚎叫:吃-饭-啦!后来也依稀听到其它班的同学说我们:至于吗?好像很不理解又很嫌弃的样子。其实,确实不至于,饭没有那么好吃,时间也不差那么十分八秒,只是单纯地喜欢而已。一帮人一起跑在初冬的操场上,暖阳融融地照着,像极了央视三套的《动物世界》,挺有意思的,不是嘛?说我们痴也好,说我们幼稚也罢,和新交的好友一同跑饭,犹如未来三年一起为梦想奔腾的胶卷的缩影,总有一种很美好的东西把我们拴在一起,像同窗,也像兄弟。跑饭团的其它伙计喜爱叫它军事素养。我却觉得这更像冬日的暖阳。我们一起沐浴其中,让普照的光辉蒸腾起自心的友谊、氤氲、葳蕤、温黁。吃完饭上廿四的小花园溜一圈,或赤眉瞪眼地争一道数学题,或闲庭信步间来一局飞花令,或飙出一口地道的东北味英语,又或者什么都不干,只在忙里偷闲的光阴里静静地走,挺有趣的高中生活。太宰治君呵,别执迷于你那迟暮的斜阳了,看看暖阳,红彤彤的把岁月染成彩虹的颜色,真好。
 

故人

 

 After all thistimes?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Always.       ——《Harry PotterVII  The Deathly Hallows

 

   那天上地理,听到老师讲三峡的刹那,我便不由自主地咯咯笑起来。突然反应过来大家看我的眼神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,方才恍然,此非故地。三峡是我初中同学的外号,已记不得为何赠其此名,只记得是个很好玩的故事,好玩到我一听到这名字就会控制不住地笑到抽搐。随即,像海浪冲上沙滩,像风带来故人的思念,我想起他的憨态可掬和洋相百出,想起善良,想起毕业那天,想起我们一起吹着麦田里的口哨。曾经在班里,有谁有意无意提到三峡,笑声哄堂不可挡焉,现在我还是那样的笑,却发现笑的只有我一个人。仿佛伯牙在跟学生讲高山流水时回忆起子期,学生却问:子期是谁?往事那样美,现世那样孤独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我使劲地搓着头发,努力回忆着最后一场电影的爆米花,最后一顿聚餐的鸡尾和火锅,最后一场球的三分雨,最后一面的公交车上……越想抓住,越无奈地那样流逝。也许我在六十年后白发苍苍,只依稀记得当年有过一段很好的时光,虽然忘了谁是谁,却山高水长。生活就是这样啊,聚了又散,散了又聚,路人变成友人,友人又变成故人。哪有什么曲终不散场,不过是我们把胶片珍藏了几个世纪的漫长。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。
 

 

写这篇文章之前,我正在做一道物理竞赛题,看着一打厚厚的解析,又看着满桌的橡皮碎屑,把笔愤愤一摔。算了吧,换换心情,写写东西。

天空是干冷的灰色,将半只脚伸入了冬王国的领域;六年来从未在大连见过的乌鸦罕见地在寒枝上伫立着,听话地闭上了聒噪的喙。苍穹间洁净得没有一颗灰粒,初冬的风叩着我失意的窗棂,想送我一篇梭罗的《冬日漫步》。我慢慢踱到阳台上,很冷,刺痛了我的骨髓,却意外地像脱离束缚般自由。

闭上眼,只用肌肤来感受自然的荡涤,的的确确,竞争、压力、试卷、难题、竞赛、作业、苦学……这是一个冬天,或者说,冬是生活的本色。

不负重的人走路不会稳,不历经冬日的人便不知春意。

很久很久,我埋怨了一大通,自勉了一大通,胡思乱想了一大通,把着栏杆的手泛起浓重的霜色,脸被冻成了半熟柿子般的青里透红,一切离我而去。只有我自己,亦在无间,亦在桃源,亦为俗人,亦为仙人。

回屋,拿起我的竞赛书,冬天来了,我不能哭呀。

 

 

   Since you live only once, live it to thefullest.开学第一天,我记住了铁英老师的这句话,并把它放到篇的开头。很喜欢立这个字,文质君子,堂堂正正,挺胸直立,骄傲而无所畏惧。冬而后立,立而能冬。饺子的香味从厨房传到我的鼻尖,暖暖的。铁马千疮超然立,弥植万里笑寒冬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nc3eU47JGt0TBvPyo22AAUwUS6139knkicNxicIBdwI34cDcKCWBhA4w/640?wx_fmt=png

 


写给冬天 

/阿刁



 

   就这么来了,冬天。似乎几天前还在和初中同学洒泪而别,纪念这个交织着各种情感的夏天。然后不经意间,我就迈进了廿四的校园。再后来,冬天就来了。有些猝不及防。题为写给冬天,但是可能你看来看去也不明白到底和冬天有什么关系。不过没关系,因为不理解的,不止你一个人,甚至连我也有些茫然。到底是为了什么? 
 



    记不清是哪节课上哪个老师什么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:你们都快成年了。七个字,平淡无奇,我却愣了许久。本来正在和同桌天南地北地侃着大山,突然就像被冻结了一般,世界都与我一起寂静。课堂上依旧吵闹,我舔了舔嘴唇。 转眼间,十八年走过了。在这十八年里,我都干了些什么呢?日复一日,每天上学、放学,努力在生活中寻找着不经意间的欢乐,幻想着平静的童年和醉生梦死。遇到阴天,便撑起伞,或者直接走进雨里。遇到熟人,打个招呼,笑一笑,或者冷漠地擦肩而过。有人怀念,有人哭泣,有人感叹。众多情感捆扎起来,累积成了长篇大论的感慨。于是我又拖着一堆感慨,走向下一个十八年。 同桌见我半天不理他,戳了戳我。我没理他,他也很识趣地趴在桌子上睡觉去了。不是我装作深沉或冷漠,只是实在没什么可说的。十八年都快溜走了,我又能说些什么呢。除了沉默,我想不出更好的结局。 

 

 

   如果有一天,我在考虑我的遗愿清单时,我想第一条一定会是:去西藏。听起来有点浪漫。说得再详细一点:我想走去西藏。好了,现在倒是不浪漫了,反而有点浪。就像《一个人的朝圣》中那样,一个人走,没有朋友,没有爱人,甚至没有影子,就一个人,走去西藏。 不论从哪条路进藏,都一定要先去拉萨。不为了看布达拉宫,只为了在大昭寺讨一碗甜茶。如果足够幸运,或许还可以和一只小猫坐在大昭寺门前,它在我怀里喵喵喵地叫,我给它讲咖啡、麦穗和苏格拉底。在拉萨的日光里坐上一天,看着来来往往虔诚的朝拜者磕着长头走进大门。然后我们都累了,便在阳光里肆无忌惮地睡去。 醒来之后,再向远方走一点,走到羊卓雍错,用已经模糊的双眼看一次澄澈的湖水。 再向前,继续走,走到珠峰脚下,走到世界的尽头。最好是一个夜晚,这样能看见星河之下的珠峰。每一束照到其上的光,都在宇宙中走了几千年。那一刻,宇宙回到了138亿年前的那一个瞬间,我变回了婴儿。从那时开始,在一声啼哭中,生命开始焕发其未曾显露的底色。那一刻,沧海桑田。或许我在赎罪,救赎我的灵魂。夤夜十二点,我们离开墓园时,凌晨三点半,许多个化为一个,纷纷的雪。
 

 
 

   从十几年前的一个雪天开始至今,我不知道生命中曾经远去了多少人。我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远去,也丝毫没有觉得悲伤,直到发现那个曾经无话不说,甚至在朋友之上的人,如今连敷衍我的哈哈哈也懒得多打几个,我明白,我太烂漫了。我曾以为,只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,就可以慢慢地蹚过时间。却没想到,时间是片海,连块冰都没给我。我不能怪罪于她,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当然,我也不能归罪于时间。毕竟,我也好不到哪去。我不过比她多打几个哈哈哈而已。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。” 

 


    冬天来了。人们总能从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这句话里,看出或希望或生机的种种积极情感。但我可能是个另类,我读出了一点悲观。冬天来了,春天也来了,接着夏、秋……四季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滚着,不知道在哪里停止。我们也就在这滚动里轮回着,一轮又一轮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。=或许本没有尽头,或许不应有尽头。 那我也只能希望这个冬天能走得慢点,再慢一点。但是毕竟,它才刚刚开始。 你好,你还好吗?
 

 

帆人说||霜降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帆人说||秋日杂记——大连24中蓝帆文学社特稿

蒹葭苍苍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帆人说||无关处暑——大连24中蓝帆文学社特稿

关于秋天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小暑:写给毕业季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夏至既至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写在芒种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特稿

写给小满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社员习作

写在初夏——大连24中学蓝帆文学社社员习作



蓝帆已开通小红书 qq 微博 抖音账号,二维码见下图,欢迎关注哦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NKnU5SUr5HmLlv5GSKFrnOsr6O9HfQc1jF1AhTfQ39Q6yz3Neic2uqA/640?wx_fmt=jpeg

 

小红书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yRgB3y76o9qJl8CCLNZYIKvSK6Jd3P5MD5iaResWSN1kP9rN1YsD8Zw/640?wx_fmt=jpeg

 

QQ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ojgHdUIw7OJRU7RWicAyIh63q2l5caveoVVWRvEEABclDo48qatNicHw/640?wx_fmt=jpeg

微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OsNxusicXYyMqvE4JYkJbpQAjLicgNRD17SuETFuT9l8R6rgTYkK1K7VWxibiaBIWlrWY1IVoeIWRYIKJ5tgicLibX5w/640?wx_fmt=jpeg

抖音

 

来源:团委校对:蓝帆文学社 赵一霖

版面:刘昊

审核:徐连红

 

 

电脑访问:国产a视频在线亚洲视频 PC端 | 手机访问:国产a视频在线亚洲视频 手机端
友情链接: